我市竞技体育期待续写新辉煌

  倪双耀在全国青少年游泳U系列(大连站)比赛中获得男子14岁组50米蝶泳、100米蝶泳两项第一名和400米自由泳第四名,潘晨凯获全国少年柔道锦标赛男子U16-55公斤级亚军,马华标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拳击体校组预赛(第一站)收获铜牌……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,金华市体育运动学校(简称市体校)捷报频传。

  市体校也是世界冠军黄志红、“亚洲飞人”郑晨和“亚洲铁姑娘”马苗兰的母校。半个多世纪以来,我市一代又一代的竞技体育人才,都在这里孕育、成长。因为对竞技体育的突出贡献,学校被原国家体委、体育总局授予了“冠军的摇篮”“全国田径之乡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作为金华竞技体育的主力军、排头兵,这所学校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。2022年,金华是杭州亚运会分赛区之一,又将承办第十七届省运会。在家门口作战的金华队将交出怎样的答卷,倒逼学校提速发展。2022年,市体校将阔别几十年历史的旧址,搬迁至新校区。在新的历史起点,期待续写新的辉煌。

  梦想起飞“田径之乡”不仅仅只有田径

  1985年,婺城区乾西乡的小伙子郑晨一口气拿了4个全国冠军和两个亚洲冠军,连破100米和4×100米两项亚洲纪录,从此被称为“亚洲飞人”。1984年到1992年这八年间,郑晨几乎垄断了国内的百米金牌。

  东阳运动员马苗兰曾多次打破全国和亚洲女子七项全能纪录,成为“亚洲女铁人”。

  他们梦想的起点都在同一个地方——市体校。

  “田径之乡”不仅仅只有田径。时间回到2016年。那一年,拳击运动员吕斌、艺术体操运动员张玲、撑杆跳运动员任梦茜、帆板帆船运动员徐小梅集体亮相里约奥运会,创金华籍运动员历年参加奥运大赛人数之最,他们都是从市体校走出去的国内顶尖运动员。

  还有被誉为“天才少女”的郑小倩,多次获得全国田径锦标赛和全国田径冠军赛1500米和800米冠军,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,1500米跑出了第五名的成绩。郑小倩后面,00后小将龚璐颖、何禧龙异军突起。他们都是市体校副校长、高级教练伍金华的爱徒。“金华是浙江竞技体育的人才库、优秀人才的集聚地。近年来向省队输送人才数量明显提升。”伍金华说。

  市体校创办于1957年,前身是金华地区青少年业余体校,1997年升格为金华市体育运动学校,是浙江省五所重点体校之一,也是浙江中西部地区唯一一所正规建制、学生三集中管理的体育运动学校。建校60多年来,学校从全市芸芸幼童里挑选苗子、精心培育,成为我市竞技体育的源头活水,为国家和省里培养输送了一大批优秀的体育后备人才。

  艰苦奋斗因为热爱所以坚守

  培养过大批全国冠军乃至世界冠军的市体校,校园条件却可以用艰苦二字形容。

  风雨操场是学校的室内训练馆,里面有两块篮球场和一条室内跑道,这个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建筑,改变了当时下雨天不能训练的困难局面。

  但现在的风雨操场,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,地上摆了很多盆接雨,学生只能冒雨训练。由于年代久远、基础过差,虽然翻修过好几次,在上面铺了层锡纸,还是无法解决漏雨问题。

  风雨操场内的室内跑道,只有六七十米的长度,一到下雨天,几十名练田径的运动员挤在这里,跑步、跳远、跳高,动作根本伸展不开。

  学校一共4支篮球队,分别是男篮甲组、乙组,女篮甲组、乙组,风雨操场里却只有两块篮球场。为了解决场地问题,教练们只能商量着错开时间训练,或者周末加训。加之木地板弹力不均,篮球一会儿弹得高,一会儿弹得低,给教练员和运动员带来不少困扰。

  由于隔热不好,并且没有安装空调,一到夏天,风雨操场里就像个蒸笼,又闷又热。为了降温,学校想了很多办法,放置冰块、用风扇吹,但效果均不理想。

  学校建筑基本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最新的建筑虽然建于2003年,但只是临时建筑,已远超8年的使用期。漏雨的场馆不止风雨操场,还有摔跤馆、跆拳道馆,且太小难以满足正常的训练需要。柔道馆则是搭建的活动板房。

  在经费不足、场馆设施破旧的情况下,2010年、2014年、2018年三届省运会,金华队分别以13块、22.5块、31.5块现场金牌,连续创出历史新高。在去年的第十六届省运会上,田径项目收获16枚金牌,占了半壁江山。举重队的俞玮仪在乙组77+公斤级比赛中夺冠,并以抓举158公斤破省运会纪录。男篮甲组获第三名,计两枚金牌,创下该项目省运会最好成绩;男篮乙组第四名计1.5枚金牌;女篮甲乙组共获两枚金牌。柔道队获3枚金牌、跆拳道队获两枚金牌。

  “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能拿到31.5枚金牌,真的不容易。”金华市体育局副局长、市体校校长钱海乐感慨道。

  为了正常开展训练,学校师生们攻克了一个又一个困难。训练场地不够,就在看台、力量训练房、教学楼里训练。有些器材没有,就自己动手“土法”制作。宿舍住不下,就住在教练家里,教练像父母一样照顾学生的生活。10多年前,黄敏和郑小倩一起跟从伍金华练田径,并且住在伍金华家里。为了帮她们的身体打好基础,伍金华每天下厨做饭给她们吃。

  “最快乐、最放松的时刻,就是站在操场上,内心饱含着热情,训练带来的快乐,只有沉浸其中的人才能体会。”很多教练都像伍金华一样,因为热爱,所以坚守。“我们把学校当成家,训练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我对这支队伍非常放心,既有艰苦奋斗的精神、又有创新意识。”伍金华说。

  风雨兼程一直在备战路上

  离下届省运会还有3年时间,市体校已经处于备战状态。虽然是周末,市体校的场馆里依然传来训练声。“我们的教练员经常放弃休息、不计报酬地训练。风雨兼程,一直在备战路上。”伍金华说。

  2022年,作为省运会东道主的金华,准备再度创造历史。

  “在我们已有的项目里,除了游泳、射击受场地限制处停滞状态外,大部分项目在全省比较靠前。”伍金华分析道。

  拳击、举重、柔道、跆拳道等重竞技项目这几年发展迅速,但省运会项目布局偏少,上届省运会市体校只参加9个项目,在全部32个项目中不到1/3。 为了备战省运会、扩大夺金目标,市体校加强项目布局。原有项目做精、做强,重竞技等项目争取有所突破。同时,开拓新项目,攻城略地。在原有的田径、篮球、拳击、柔道、跆拳道、摔跤、举重、射击、游泳等9个项目的基础上,增设武术、散打、体操、自行车、蹦床等项目,增加至14个项目。“我们要从单一项目夺金,到串点连线成面。”伍金华说。

  为了提高教学和竞技水平,游泳、蹦床等项目还将和国内顶尖团队深度合作。但面对的困难也不小,人才数不够、教练基数小。“跆拳道项目,目前只有一个年轻教练。”伍金华坦言,压力大得睡不着。

  对金华体育人来说,办法永远比困难多。“我们正在积极引进教练员,扩大运动员队伍,把基数做大。与此同时,将增加比赛和外训机会,熟悉不同的风格和打法。对下届省运会定下的目标,我们很有信心。”钱海乐表示。

  新的起点新体校能否再现新辉煌

  记者在市体校采访时,看到校园在进行改造维修。在完成第十七届省运会备战工作后,这个校园将结束自己的历史使命。

  “一直说要搬迁。从我2000年参加工作时就说要搬,20年了还在原地。”一名教师告诉记者。学校一直在酝酿搬迁,加上经费紧张,改造维修工作也滞后。如今,大家终于吃了颗定心丸,一座新体校将拔地而起。

  市体校新校址位于市区二环路以南、双龙南街以西、苏孟乡政府以北,占地面积80亩,建设费用5亿元左右,预计2021年竣工。建成后,可容纳1000人,保证游泳、足球等12个重点项目的基本训练。目前,工程正处于前期筹备当中。

  “2022年三件大事:亚运会、省运会和学校搬迁。搬迁后,校园环境、训练场所、设施设备、食堂宿舍等,都将有很大改善。”钱海乐说。

  可以想象,在不久的将来,运动员们将在宽阔的场地训练,使用更现代化的设施设备,学习、训练和生活条件大大提升,科研力量显著增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新体校将建设游泳馆。去年的省运会上,金华游泳颗粒无收,市体校长期没有游泳馆,结下了苦果。1986年,市体校建成25米的室内游泳馆,从这里游出了残奥冠军杜剑平、多次破全国纪录和亚洲纪录的蔡力、女子现代五项游泳项目全国纪录保持者翁丽倩。2008年被鉴定为危房后,游泳馆停止使用,游泳队一直没有固定的训练场馆,只能到处借馆训练。三年后,游泳将终结无“馆”之痛。

  新体校还将在室外田径场建一块足球训练场,按亚运会标准建设。2022年第19届亚运会足球小组赛将在金华举行,届时有一片足球训练场地将放在新体校。

  在建新体校的同时,将配套建设金华市全民健身中心。全民健身中心和市体校场馆功能相互兼容,实现资源共享,满足专业训练之余,面向社会开放,为市民休闲运动提供更多选择。利用市体校的专业优势,促进体育产业和体育事业融合发展,为社会培养体育培训、教练、管理、运营人才。“市体校位于市体育中心对面,附近有湖海塘水上运动中心、金华汽车运动休闲特色小镇,建成后将丰富城市运动休闲板块。”钱海乐表示。

  “市体校曾经在全省响当当,这几年虽有所进步,但其他地方发展快,市体校相对就慢了下来。通过举办省运会和搬迁新校区,努力提升市体校在全省的位次,争取为金华竞技体育做出更大贡献。新地方,再现体校新辉煌。”钱海乐说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